| 中国能源要闻

大力推进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

来源:国家能源报道   作者:安栋平   时间:2020-08-11

“2019年,页岩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7644.2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13.1%,全国页岩气产量153.8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41.4%。”这是日前自然资源部发布的《全国石油天然气资源勘查开采通报(2019年度)》公布的数据。

近年来,国家日益重视国内油气生产,尤其是页岩油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发展。立足国内加大勘探开发力度,已经是国家战略层面的一项重要任务。7月31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同意成立能源行业页岩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复函》,国家能源局同意成立能源行业页岩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抓紧推进页岩油标准化工作。

非常规油气资源

基础地质调查成就斐然

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同意成立能源行业页岩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复函》,能源行业页岩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职责范围为组织制修订页岩油地质分析、地质评价、钻完井工艺、储层改造、气藏开发、地面建设、安全环保、经济评价等方面相关的行业标准。至此,推动页岩油行业高质量发展迈出了基础而关键的一步。

油气基础地质调查是油气勘探开发的前提和基础。数据显示,2019年,自然资源部组织完成了“十三五”全国油气资源评价项目,评价获得了常规油气、致密油气、页岩油气、煤层气、油页岩油、油砂油和天然气水合物等共10种资源类型、129个盆地(地区)的最新油气资源量,并对其中9种类型的油气资源进行了经济性评价和生态环境风险评价。

近年来,我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基础地质调查成就斐然。公报显示,2019年,我国在松辽盆地陆相页岩油调查取得重要突破,松页油1HF、松页油2HF和吉梨页油1等3口参数井压裂后均获得日产超10立方米工业油流,有望形成松辽盆地石油勘探新领域;长江经济带下游安徽地区、中游湘中地区、上游云南宁蒗、大关等地区多口井获得油气和页岩气重要显示和新发现,长江经济带油气和页岩气调查取得新进展;北方新区新层系领域形成了以准噶尔盆地南部博格达山前带新吉参1井、塔里木盆地柯坪断隆带新苏地1井等油气突破为代表的新成果。

同时,我国持续开展了南黄海、东海、南海北部等重点海域新区、新层系的油气和天然气水合物资源调查,取得了一系列新进展,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深层和常压页岩气勘查

取得突破性进展

自然资源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深层和常压页岩气勘查取得突破性进展:页岩气在四川盆地川南地区威208、宁216—宁209井区和太阳—大寨地区新增探明地质储量7409.7亿立方米,累计探明地质储量1.06万亿立方米,形成万亿立方米页岩气大气区;泸州区块泸203井在4000米深层测试获日产气137.9万立方米,成为国内首口单井测试日产量超百万方页岩气井;川东南綦江东溪构造东页深1HF井完钻井深6062米,测试获稳定日产气31.2万立方米,深层页岩气攻关取得重大突破;南川地区胜页2HF井测试获日产气32.8万立方米,实现了盆缘复杂构造区常压页岩气勘探重大突破。

为了鼓励中外企业参与油气勘探开发,今年5月1日起,自然资源部《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试行)》正式实施,本次放开油气勘查开采市场,凡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注册,净资产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均有资格按规定取得油气矿业权,包括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

“国家应设立油气勘探补偿基金,补偿作为地下资源储备‘探明而不采’的项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加快落实油气上游勘探开放政策。

“近年来,国家已经推出全面开放油气上游领域的政策,但尚未落实具体措施,建议国家强力推动政策落地步伐,吸引更多国内外企业进入上游领域,进而通过市场竞争推进三大油气集团加快改革生产和经营机制,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董秀成建议。

健全油气应急协调保障机制

虽然我国页岩气资源丰富,但是开采难度较大,日前财政部发布《关于继续执行的资源税优惠政策的公告》,将继续对页岩气资源税减征30%。不可否认,页岩气资源税减征有助于降低页岩气开发成本,利好页岩气产业发展,国内新一轮页岩气勘探开发有望开启。

“在当今世界,逆全球化的现象不断发生,每个国家都会更多地依靠自己的资源来保障能源安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记者,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还是很小,增长空间很大,如果中国能够在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方面走出一条路来,那么对今后的能源结构调整和行业发展等都有很大的好处。

“政府的补贴和优惠政策对于非常规油气行业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假如把页岩气勘探开发提升到如风电、光伏等同等重要的位置,那么对页岩气开发的补贴就可以大幅度增加,只有大幅度增加的补贴才能在初始的时候使得更多资本进入这个行业,让更多的研究人员去研究,企业投入更多的技术创新,因为光伏跟风电都是这么做起来的,而且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林伯强建议道。

在董秀成看来,我国的能源问题最为关键的就是油气问题。“国家强调油气‘增储上产’很关键,是从国家能源安全的角度考虑的。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我认为还应健全油气应急协调保障机制。”董秀成认为,我国应构建常态与应急相配合的机制体系,加强统筹协调,提高工作效率,从而构建一套系统完备、科学务实的机制体系。

“健全油气应急协调保障机制,重点在于建立五个方面机制:即信息监测机制、组织决策机制、早期协调机制、应急响应机制、处置评价机制。”董秀成表示。

国际能源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国际能源网无关,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凡注明“来源:国际能源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能源网,转载时请署名来源。

本网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

阅读(3651)

最新推荐

​中国综合能源服务网2020-11-13 11:55:54261
袁家海:碳中和目标下能源转型与煤电退出初探

袁家海:碳中和目标下能源转型与煤电退出初探

能源研究俱乐部 2020-11-13 11:51:09 247

能源研究俱乐部2020-11-13 11:49:03267
更多能源资讯推荐 >